Home/ Look/ Write/ Past
 

 

   

Wednesday, 28.04.2004
晚上

 

【見】

終於見到了,遠遠地,我坐在的飯店內,正是位於他家附近。面對街道,隔著玻璃門、行人道、朋友的熱烈說話,我可以肯定,只有,那人一定是他。他在交通燈前等候,捏著一張紙或者是一封信,身體微妙的小動作,那人一定是他。

想盡了千百種震撼的相見,最後還是這樣。而我竟無法證明,那是不是真實。

或者,我們經過這一點相見的機遇,便完整了。終於。

 

     
Tuesday, 27.04.2004
 

凌晨的時候下了一陣雨,我沒有因此而需要聯想甚麼的必要,睡得很好。醒來的時候,有陽光,照得房間的牆壁和天花,泛著輕輕的光,我心裡感謝,不知是誰。是誰也好。

上班的時候搶著上街影印,先買一杯凍奶茶少甜,邊啖著邊迆迆然讓皮膚感受陽光的暖,禁不住在擠滿人的街上,微笑經過。

晚上,在舒爽的風下接過第一個包包,興奮地當街就拆了起來。

生日,是我在這地方、這earth的一個確認。

感覺還好。

 

     
Monday, 26.04.2004
11:32
 

【祈求】

我記不起有見過公公,但有一張相片是公公抱著出生不久的我,我想他會記得我,而我也因為那張相片中的公公笑得很像一個孩子,所以覺得我是喜歡他的。

因為沒有見過面的記憶,所以每年一次拜山時探望公公,就很理所當然。昨天婆婆約好拜山,我遲到了,第一次一個人跟公公說話,靜靜的。我告訴他小貓BB去年差不多時候到他那邊,我想他們會遇上吧。媽媽說公公喜歡種植,也有養小鳥。希望他會跟小貓合得來。小貓有公公的陪伴,也希望他快樂。

 

     
Monday, 19.04.2004
00:48
 

【習慣】

如果生活成為徹徹底底的習慣,希望還會有一刻醒起,可以選擇,離開。

 

     
Wednesday, 14.04.2004
04:47-06:14
 

【必然】

當夢中的我記起你的姓氏,霍。霍思慧,我從來不認識一個人名叫霍思慧。那究竟是誰記起了你?

這晚,彷彿是夏天的opening。晚飯後的客廳翳悶,電視劇在催眠,可以的話就坐著睡去。街道偶然翻一陣涼風,我叫了你一聲,夏天,打從心裡微笑。上一次的冬天,實在是太長了。回家後你立刻尋到風扇,在廚房雜物櫃最遠的角落。二十六樓的高度,竟然一滴風也沒有,你說。

然後,我胡亂在床上突然睡了。正如我必然醒來。

醒來,身上有夏眠的黏。洗澡然後還餵了小貓,像一般的早上。

電腦螢幕前,反覆著朋友radioBlog中Muse的Blackout。

夏天必然會來,只是這次,我好像等了很久很久。

 

       
Monday, 12.04.2004
04:14
  【彈琴】

我看見你
那個你
好嗎
上一次 見
你輕側著頭
終於想起一些話而由眼睛說明
任手指晃蕩於琴鍵的呼吸中
如時間當然無法停下
我便迷糊了
究竟當我說你好嗎
還期待一個甚麼的答案

仍然
我不由自主為再見而感動

 

 
       
Monday, 05.04.2004
16:16
 

【暴力】

看著電視新聞,憤怒。

是誰燃起衝突?那甚至不是衝突,是使用權力的表現。警員的粗暴推撞、大聲呼喝、強行將示威人仕抬走,就是暴力。不要以為使出女性警員事情就會變得溫和,他們受一樣的訓練,一樣的指示,根本就沒有分別。清場只為那些要駕車上班的官員,算得上是一個理由嗎?如果還厚著面皮說當然,那便是以權壓人的更好佐證。

理虧的人最怕挑釁,說不過便動手,要你驚怕,要你聽話。

這是香港,我成長的地方,還可以怎樣愛呢?

 

 
       
Thursday, 01.04.2004
21:18
 

【芽】

一朵玫瑰花,放在玻璃花瓶中淺淺的水,三個星期,花淍了,當然。懶惰的我由他放著,再過了一星期,然後在花莖近水的地方,長出青嫩的葉,點綴了全灰的空氣。這是我近來最快樂的時刻。

 
   

 

 
       
21:44
 

【西瓜】

小貓真的很暖,輕巧地跳上我的大腿,坐在電腦前的我,心裡真的有點開心,看著他起伏的身體,緊緊卷起,很安穩的在睡,彷彿這是一個可靠的地方,我的身體。

二十分鐘過去,我不敢動,怕弄醒他...... 但,畢竟,他有4.7kg呀...... 就像給一個西瓜壓著大腿坐...... 小貓,我願意為你而腳痺!

小時候,一家人上街或者去「飲」,晚了,乘的士回家,途中會迷迷糊睡著。到家樓下,即使是知道的,我也會繼續扮熟睡,然後媽媽便會抱起我,一直一直,到床邊。半瞇著的眼睛,有平時攀不到的視野,矮矮的哥哥和妹妹朦朧中搖晃。那是很甜蜜的回憶。

希望小貓也有回憶,記得我的大脾。

 

 
       
Tuseday, 30.03.2004
22:43
 

【上班II】

面對著懂得如何討好你的小朋友,心裡一驚。

穿著英式典雅的小學校服,臉頰白白飽滿,頭髮柔溜溜長及肩膊,在我面前,應酬著我。可以的話,他真的會說:「好啦好啦,你是要這些嗎?我說出來就是。」

其實我也知道上了一整天課,還要來這裡學甚麼寫作是多麼累,而我仍要迫他們在這個小室轉動腦筋。可以的話,我真想勸他們也一臉疲倦的媽媽,一起回家休息一下吧。

同時,我亦記起小學的時候,我最喜歡的中文習作,一定是標點符號。

 

 
       
21:55
 

 

 
       

Wednesday, 24.03.2004
12:47

 

上班,就是上班,用時間換取金錢。

那些興趣=上班的言論,請不要誤會,只是城市中的異數,因此雜誌報章才會報導,成為新聞。想想一世人會有甚麼機會上報,就會明白自己上的是甚麼班。

也不要誤會,我對新的工作,沒話說。想說的是上班這回事。

我的工作,也要「教」小朋友畫畫。他們軟軟的小手握一支油粉彩,低細的聲音說「沙沙姐姐,我畫不到長方形呀......」,我才明白要畫一條直線,也可以很難。

 

 
 

 

   

Monday, 22.03.2004
12:36

 

忙了好幾天,弄好了少少新的網頁,另外有人在家中收拾收拾,好像有幸福的感覺。

舒服地放棄了有線,才意外地看到無線深夜播的HunterXHunter。應該是有點幸運。而今天開始上班。可能你們都知道,我就只懂畫線,而我就會在一家畫院工作,哈。所以工作不包括畫畫,小朋友不用擔心。

希望我有更好的耐性,小朋友,你好!

 

 
 

 

   

Saturday, 20.03.2004
23:47

 

網頁有了自己的名字,好像總要加點甚麼。添一件新衣,人還是那個。

之前不太喜歡留言地方,所以沒有回覆,對不起。現在有了新的,希望你們喜歡。

還要謝謝小奧,各自努力做同樣的事,感覺真的很好。

 

 

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