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
Look
Write
Past

 
Tuesday, 24.05.2006
 

【我的】

如果只有工作才可以擁有這裙,我是願意的,只是,一切都太遲了。

 

 

 

 
       
   

【加拿大】

九年後再去,會是怎樣一番境況?

我只擔心十數小時的飛行,如果不能做個睡寶寶,我將會枯萎。

 

 

 
       
Saturday, 13.05.2006
 

【撞鬼II】

我好像不再害怕,或悲傷。

 

 

 
       
Firday, 12.05.2006
 

【長壽】

去獸醫處買貓糧,進門時肥仔哥哥正在通電話,他用力穩住聲音嘗試傳遞平靜的安慰;在醫術前擺放的希望,有時真會叫人發癲。彷彿是一個中間點,一邊是好起來,另一邊即壞下去,而治療根據理論和經驗,懷着向好的期望,但從來沒有保證。當載滿向好的心情最後還是不得不跌入壞的一面時,平靜的說話,是惟一可以舒緩那激烈的起伏。

我隨手拿了一本宣傳小冊子,坐在一旁靜候。那是貓糧製造商的出版,有很多數據和資料,而最後也是指向「為了你的寵物幸福,買我們的貓糧吧」的訊息。只要你白明了,就不會介意這種看以輕軟但其實極為硬性的宣傳,反正「商業良心」,從來只是另一種行銷的技倆。小冊子其中一頁,以科學的數據和專家的口吻說到絕育,意思大約是:根據統計,絕育後的貓壽命,一般會較沒有絕育的貓長一倍,壽命可達12-14年;但隨着年長,當然會出現年老的疾病(資料下面是介紹該公司的老貓貓糧)。很簡單的道理呀,老了自然會生病,於是我一直想,那不要長壽便好了;就不要告訴我有甚麼可以減少老年的疾病,因為,那些始終只是一種想望,而從來不是保證。

看來,我的腦袋是越來越灰暗,再照不出希望。

 

 

 
       
Thursday, 11.05.2006
 

【撞鬼】

那天到名叫「新偶像」的髮型店,坐在一旁,等待。無事要忙,閒着看動手理髮的人和坐着被理髮的人。理髮店儼如廚房,工具有錫紙、保鮮紙、毛巾、染料,製法有焗、烘、蒸的,令得店內常冒白煙,飄浮着的味道也很濃。

有一男,在頭髮被剪的當兒睡着了,頭沒控的向前衝,理髮師不慌不忙以夾着利剪的兩指扶正,繼續明快地將捏著的一片頭髮修短、散下,又再執起另一片頭髮。有一女,讓理髮師把頭髮染紫,粉紅色的染料一層層加在髮上,女的怕是很累,閉上雙目,頭顱輕飄飄似的在晃。理髮,是難得可以靜靜坐着,甚麼也不想不做的時間吧。

然後我開始翻那些過期的雜誌,4月4日的東touch,就撞鬼似的看到我眼前那正在電髮的人,如幽靈般隱現紙上,或者還說了我只可以在理髮店的過氣雜誌上才能讀得到的說話。

 

 

 
       
Tuesday, 09.05.2006
 

【電視】

我是看電視大的,任何無線電視劇,只要看出場人物是一線還是二線、是大配角(如河國榮、駱應軍、陳榮俊、湯盈盈)還是無名臨記,就可以輕易猜出劇情的發展,那無關誰編劇,我也從來不會記得電視編劇的名字。我想很多香港人都一樣,總有這種描述劇情的能力,幾十年的劇集都是如此處理,根本就是迫着學曉的。因此《金枝慾孽》的突破,是把很多一線的人擠在一起,同時發展幾段二線(不太主道)的劇情,亦因為劇情多了,所以必須剪輯得更緊密,丟棄了部份當觀眾白痴的解釋劇情段落,節奏也變明快。

我曾經是個進門會開電視先於燈的人,但我也試過沒有電視的日子,去到任何有電視的地方,都會傻了的看,而且對於劇情的追蹤毫無困難,但沒有電視的日子,很珍貴。或者我就是沒有自制力的人,有電視便看,管他是甚麼或者甚麼都不是,時間便這樣消失,很多很多的時間。如果生命以最簡單的形容,就是一個人一生的時間,我不知道為甚麼我的生命需要這麼多電視。一個人呆坐的時候,腦袋還會自動轉,但看電視的時候,腦袋是跟著電視螢光幕而轉,那種淺薄瞬間的接收、思考、感動,當另一個節目彈出的時候,便給沒頂淹過。

那年發生911,家裏沒有電視,走到樓下茶餐廳呆望着重覆的畫面,成為最後一檯客人,是惟一一次覺得應該要有一部電視在家。可是當後來有了電視更安裝了有線,望着重覆的新聞,而引發對電視的厭煩。正因為重覆的節目違反了瞬間的刺激,不斷地再三提醒我,我正在將時間(或者生命)無所謂地消遣掉。

可不管我把看電視說得有多糜爛,我仍然會看電視,也會看得入神。只要沒有電視在場,我便完全沒有要看的意慾,這也正是沒有電視的珍貴。

曾經為"Cheers", "Seinfeld"和"Friends"入迷,相比無線電視劇,那彷彿是看電視的全新體驗,但其實更早在小時候,已經愛看那些處境喜劇,如"Family Ties"(有還沒「回到未來」的Michael J. Fox), "The Cosby Show", "Small Wonder",即使配以歡樂今宵式的笑聲,那時候就是覺得很好笑。30分鐘的短劇滿滿的差不多每2分鐘一個笑位,香港的,那些自譽為處境喜劇的,都讓人猜得到劇情和笑位,故事散又亂懶係要跟時事有關,人物設計典型卻沒有說服力,又怎笑得出。此外,往時還有星期六下午的"A Team", "MacGyver" 和 "The Love Boat",中文配音,是我和哥哥、妹妹必定追看的節目,每次看完,都有完成了那星期的任務一樣,就像是跟認識的人見見面,看看他們這星期有甚麼發生,並又期待着下一星期的故事。而之後的"ER", "Monk", "Six Feet Under"或 "Lost"... 其實,沒有進步的應該是我罷。

看電視的日子,令我總覺得自己正在給蒸發掉,剩下無味的物質。那是只有自己才知道的事情,一個人看電視,突然發現天黑了,彷彿一刻前看到的藍白天空,成了昨天或者不知哪天的事。然而,那應該是一個人的事,跟別人一起看電視,不是應該只發生在病房或老人院嗎?

是不是,就只能一起看電視?

 

 

 
       
Wednesday, 03.05.2006
 

【日子】

是這樣的:

霧.微雨.晴.陰翳.陰翳.陰翳.大雨.明淨.霧.

 

 

 
       
All rights reserved.